查看更多

斑马与鹿

【平←叶】Shh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何必……TTTTTTTT

冯河:

【平←叶】Shh


·OOC必定,时间轴在年份上是没有错误的大概,但是具体的最后那小节的月份和日期偏差应该挺大的,cp为平←叶,涉及微量吴→叶、林→叶。


· @鸡皮面摊 本来想放子LOF防揍结果子LOF出问题了OTZ看完别后悔嘤


=正文=


2044.3.31


下午五点,K市的天灰蒙蒙的,孙哲平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脱鞋进去,习惯性地打开了语音信箱。本没指望有什么消息,结果再短暂的吱喳声后,一细细软软的女音从中飘出,孙哲平想了很久,才想起这好像是苏沐橙的声音。留言里她说,


“嗨,好久不见,我是苏沐橙。你最近过得还好吗?如果这两天有时间,能不能来一趟H市?我有事找你,四月二号下午,凤凰山山下等你,不见不散。”


孙哲平翻着带子来回听了几遍录音,猜不出这是闹得哪出。兴许是因为明天就是愚人节,而这位曾经的荣耀女神恰好缺个逗弄的对象。


那叶修呢?孙哲平只想了一下,就停止了这漫无目的的思考。


终日的工作已经足够让他劳累了。


最后,孙哲平给自己做了点饭胡乱塞了几口,洗澡,上床睡觉。像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2044.4.2


飞机是中午十一点半到的H市。雨从一点多开始淅淅沥沥淋起来,孙哲平撑着伞,半湿着头发站在凤凰山山脚下等着苏沐橙出现。


不过可惜的是,苏沐橙没等到,等来了一个吴雪峰。一身阿玛尼的银灰西装,没打领带,撑着黑伞,抱着捧白百合,远远向孙哲平走来,一身子归国派的精英人渣味。


是的,吴雪峰。同样作为早起联盟选手,孙哲平还记得这么一个,总是笑得很温文的副队。在他在的大多数时候,会站在叶修身边儿。


哦不,那时候,他还叫叶秋。


“久等了。”


吴雪峰这么说着,却没提及苏沐橙的事,领着孙哲平就往凤凰山上走。孙哲平跟在他后面,一踩一脚水,走到凤凰山公墓的时候,裤脚已经湿了。


满目的大理石墓碑,吴雪峰又带着他兜转到一个墓碑前,上面没刻字儿。孙哲平将视线投向吴雪峰,吴雪峰笑着,人温温润润的,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来,拆包,抖出一根点上,剩下的全放到墓前,那大捧的百合又压在烟上,里面掺着的几束紫色勿忘我格外挑眼。


吴雪峰自顾自一屁股坐到墓边道道上,也不嫌脏,手里夹着烟,那味儿真熟,孙哲平瞄了眼烟盒,又想了半天,想起来,叶修身上,就是这味儿,呛人,但不算难闻。


吴雪峰把伞架碑上,像是要给墓里的人挡雨,他又敲敲碑体,说,


“去年走的,服务器刚停了三个月就走了,肺癌。”


像是怕孙哲平听不懂,吴雪峰又补上一句,


“是叶修。”


孙哲平突然深呼吸了两下。


说实话,他并不是太意外,但是,亲耳听到,总还是有点难受。


墓里躺着的人这辈子估计这辈子没浪漫过,到了,跟自己爱的游戏来了个生死相随。孙哲平板着脸,想笑,觉得叶修死的值,但,笑不出来,觉得胸口里一阵儿阵儿的难过。游戏玩儿到这种人的份儿上,真难说什么。而那个游戏,他也曾那样热爱过,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


然而吴雪峰似乎并不为此儿悲伤可能还有点高兴,因为他还笑着,冲着孙哲平笑着,


“不过,把你叫过来,是想给你讲个故事。”


 


吴雪峰把这个故事,从孙哲平第一次参加全明星讲起。那时候孙哲平还不会签名,临签场前还在练,用来练名的纸掉在地上,人都走了没人记得,叶修捡起来,铺平,压在奖杯下面。后来吴雪峰帮着苏沐橙收拾叶修的东西,在第十赛季的奖杯下面又见到了那张纸,折起来的地方都快烂了,那一个个‘孙哲平’还一样干净漂亮。


 


孙哲平倒吸一口气,不知道吴雪峰什么意思,但见他一笑,说,


“没错,他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


烟已经完了,吴雪峰小心地掐掉烟头,收在手里,像是怕弄脏墓。


“其实吧,我也喜欢过他。”


 


2044.4.3


雨在下。


孙哲平坐在墓碑的左侧,想着昨天吴雪峰长达六七个小时的‘故事’。他不太清楚苏沐橙把他叫过来听这些有什么意图,但是他认为自己应该听下去。


其实吴雪峰临走前沉默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像是在给孙哲平时间消化这整个‘故事’,也像是在回想着所有能与他说的事情。


最后吴雪峰走得挺利索,拍拍屁股,把那身熟悉的气味儿也一并带走了。他还要赶回美帝的飞机,去挣资本主义的绿票子。


“好久不见。”


声响人到,孙哲平抬头,看到的既不是吴雪峰也不是苏沐橙,谁啊,林敬言。


他没带那副平光眼镜,笑起来眼角的笑纹挺深。林敬言年轻的时候算是他们那批笑得最干净的,现在年纪大了,一样温文,透着文人气,像是上世纪的知识分子。


孙哲平和他打过招呼,站起来,看着林敬言跟上香似的放上烟,又对自己说,


“能换个地方吗?我怕吵着人。”


孙哲平想说,你能吵着的只能埋在地里的骨头粉,可是也许真是岁数大了就容易迷信,他点点头,跟着林敬言走。


他前半辈子百花缭乱繁花似锦,从未躲在人后过,而谁知晓,某年某月某日,连着跟在别人身后好几次,还不重样。


林敬言大概也对H市挺熟悉的,凤凰山下找了个咖啡馆,挺文艺,坐角落里晒雨。


不过这个‘老流氓’倒是挺直接的,点完单道,


“直说吧,我也是个帮凶。”


林敬言又笑笑,继续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我也是参与这件事儿的坏人之一。我负责的部分是——他也有人喜欢,”


“对,我喜欢他。”


“我喜欢叶修。”


 


林敬言讲故事远没有吴雪峰那么吸引人,可能是因为大多数事情与孙哲平无关,也可能是因为,他负责的部分,只是表达这世上还有那么一个人,喜欢着叶修。


尽管从林敬言的话里来听,叶修生前是不知道这件事儿的,像孙哲平在他生前一直不知道他对自己有意思。


孙哲平注意到林敬言说到叶修的时候总是会不厌其烦的用很多遍,光、耀眼,以及一些相类似的东西。他想起吴雪峰在讲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时并没有用太多的相似修饰词,不知道为什么,很好奇叶修的想法更靠近哪一种。


 


林敬言提到有次比赛,他专门跑到H市来看,其实那次他就想告诉叶修,这世界上有个傻逼喜欢你。林敬言甚至在观众走后专门切了一下支路电闸,想,别让叶秋那么尴尬,黑暗里偷偷摸摸做点什么,被打一巴掌就假装是摔着了。不过那次运气没站在林敬言身边,叶秋因为作息不规律一向有轻微夜盲,切了闸那就是迷宫里的耗子,林敬言站在外头,还没进去,就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


是孙哲平。这段选手通道是双方共用的。


“你夜盲?”


叶秋恩了一声,黑暗里又有几声砰砰响,估计是不小心撞到了哪里,


“你抓紧我。”


这还是孙哲平。


林敬言没动作,想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这是没戏了,拉好闸就看着那俩人站在路道一侧,叶秋抓着孙哲平的队服袖子,几紧,脸上表情看起来有点严肃,灯亮了也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松手,


那模样,在林敬言看来就是该抱住他,告诉他没事儿天再黑有人给你照着灯呢,没灯咱俩一起摔,但是孙哲平没有。林敬言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怎么地,就说,


“我刚才好像看见有人过去了,是他拉的电闸吗?”


孙哲平闻言朝着林敬言指的方向追过去,叶秋站在原地,本来是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林敬言走过去,说咱先走吧,你们不是还得开个会吗。叶秋说是啊差点忘了,走的时候却回了头,林敬言站在他身边,看着他转过去时脖颈那段的小曲线,白生生,心里头却是凉飕飕的。


自此,他再也没想过告诉叶秋自个儿这份心思。


他还说自己那么努力还是有一点点是想要站在叶修旁边的,虽然他到叶修死都没做到,追着光跑了十三年,付之于一个服务器的停用。


 


谈话结束在晚饭之前,林敬言说自己待会还要去相亲,孙哲平装不出‘相亲好啊早点忘了早点开始新生活’,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林敬言有句话戳的他心肝儿疼,


林敬言还是在说什么光啊之类的,说着说着笑了笑,说,忘不了,多老也忘不了。


 


2044.4.4 5:07


这是第三天,淫雨霏霏。


今天这人来得比孙哲平还早,一见面尴尬了一下,谁啊,张佳乐。当时他们组成繁花血景,横扫荣耀一片,满腔热血撒给自己喜欢的东西,一别有小二十来年,别说繁花血景,荣耀都不在了。


大捧的风信子摆在墓前,还有烟。


张佳乐先笑了,说今天我给你讲个别人吧,孙哲平也笑,点头说好。心里却还挂念着,张佳乐是否和前面两位一样,一腔痴情抛给墓中人。


张佳乐递给他张账号卡,蛮旧的,又说,得了,你还记得那个叫‘克蕾莉亚’的女牧师吗?


孙哲平点头,这个名字,他怎么会不记得。


 


在联盟刚开始的时候,大部分队伍还是起步阶段,不是说你是职业选手就不用帮忙管公会里的事儿了,相反,那时候的职业选手比联盟建立前还要热心公会。决心和张佳乐扫荡出一块儿天地的孙哲平也不例外,比赛之余开小号带带公会里的新手,下副本攒攒材料都是经常地事儿。


有次他带队正好带上一个挺漂亮的女牧师,公会里分给他的小帮手仔细端详了下说这是天然的,估计是个妹子。


孙哲平不在意这个,带队,不过队里其他人倒是性质挺高,只是无奈妹子不在公共频道说话,有事儿就开文字泡。一来二去,渐渐也就没那么当回事儿了,都觉得这人八成是个人妖。孙哲平在乎的是,小牧师玩儿的不错啊,至少不像其他几个一样让人费心思。


带队的日子其实并不长,但某日经理临时叫孙哲平他们这些职业选手去一趟,孙哲平在频道里就说了句‘等下,我马上回来’,结果,谈了有小半天,回去看游戏的时候其他人都走了,就那个小牧师还在。


乳白的牧师袍子随场景风微微飘起,被队里‘色狼’鉴定过真美女的脸微笑着,安静沉谧,拉近了看,睫毛的微颤都栩栩如生。


孙哲平微晃了下鼠标,那动作真的很小,一般人分不出那是不是系统控制下的自动动作,而小牧师头上冒出了个气泡,


“你会来了。”


那一下,孙哲平的心都软了,好像给小牧师咬了一口,痒痒的。


 


之后,只要是孙哲平在带队,队里总会有这么一个小牧师,会长注意到这事儿跟张佳乐八卦了下。张佳乐当时想告诉孙哲平你对面的就是个帮人代练的无耻抠脚大汉,不是软萌姑娘,不过没等到他亲手打破孙哲平那点小梦幻,那姑娘就自己要回账号玩去了,开语音,坚定了一大波妹子追捧者。而孙哲平却也不再带她,连话都没再说过,张佳乐还惋惜了好久,悼念朋友这早夭的感情小萌芽。


 


其实张佳乐不知道,在小牧师的使用者换回姑娘的前天,小牧师私信了孙哲平的小号,问他去不去一个副本。孙哲平本来在带着一个队,思量再三,退了队组上了她跟着下了一趟早被打穿的副本。副本毕,小牧师在公共频道里说了两个字,‘再见。’,男声,随即娇俏的牧师消失在白光之中,自此,山水不见。


 


临走,张佳乐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膀,正色道,


“我觉得吧,他真挺喜欢你的。”


 


2044.4.4 17:56


天还是没晴。


张佳乐讲完故事就走人了,孙哲平一个人站在墓前等了很久,撑着伞,像个傻逼。


嘎达嘎达,他扭过头去,终于看着约自己出来的罪魁祸首——苏沐橙。她穿着一身黑,胸口别个白玫瑰,头发盘着伞打着,像是丧了夫、子的小寡妇,有种意外的美感。


“谢谢你还是来了。”


苏沐橙这么说,把随身带着的纸袋递过来。孙哲平接住,里面是件衣服,还有张纸。


衣服是他碰过的衣服,纸是练过签名的纸。


孙哲平问她,


“叶修想让我知道的?”


苏沐橙摇摇头,抚着碑,“不是,我只是觉得吧,你不知道就太可惜了。”


孙哲平哦了声,从裤兜里掏出盒烟来,放到墓前,像是想了想,又把伞驾到碑上,给它挡挡雨。


“那我就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他一人朝山下走去,像割了根的水草。


好大一拢,浮浮沉沉,沉沉浮浮。


 


2025.1.5


孙哲平如何不记得想起掉了张纸。回去捡,看着有人先一步捡了起来,红白的队服,细细瘦瘦的小青年,那人拿着纸掸掸灰,笑得几温柔。


 


2026.5.21


 


黑暗里,有谁的声音,


“克蕾莉亚?”


另一个声音过了一小会儿才发出,


“恩。”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另一个人的手指是可以那么的柔软。


像他的心脏一样。



评论
热度(68)
  1. 斑马与鹿药不能停的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何必……TTTTTTTT
©斑马与鹿 | Powered by LOFTER